人走茶凉话薄案
2013-08-23 01:34:22
  • 0
  • 1
  • 32

薄案终于姗姗来临,一切尽在意料之中,庭审细节却又在意料之外,庭审实录,法官,公诉人,被告人的一问一答在网上披露,身临其境,如在庭审现场,公诉人的冷静,被告人的镇静印象鲜明,冷静中不乏照本宣科,镇静中从容大度。有理有利有节,步步为营。答辩张弛有度。

中国网一篇署名子言的文章“无赖与狡辩:虚伪最后的疯狂。每当提到薄对公诉人指控的内容所做的答辩时,就说薄是在施逞诡计,百般抵赖,幸亏你不是学法律的,只是个刀笔吏而已,你这种先入为主的态度和意见,仿佛已经先见之明似地把薄定了罪,好像薄的结局已经安排好了,所谓的庭审啦,公诉人意见啦等等只是走过场而已,演给别人看的而已,如果要让你来审判,这些过场完全都可以免去,只要你大笔一挥,拉出去!枪毙。那要多省事。现在正在审判阶段,还没有定罪,此案的结局尚难预料,不过照你的看法,审不审判都无所谓,所谓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词”。还没判决就给人定了无赖,狡辩,虚伪,那还用审吗。法庭有法庭的权利和义务,被告人有被告人的权利和义务,要是照这个子言所说的,公诉人说什么,被告人都连连点头,啧啧称是,而且还要态度诚恳的说,你所说的,都是我干的,我有罪,我该死,我道歉。那就不是无赖,狡辩和虚伪了吧。所谓的子言是个不折不扣的幸灾乐祸之徒。一切还没有宣判之前,控辩双方都有充分的说话的权利,即使被判罪之后也有上诉的权利啊。况且看到第一场庭审,并没看出薄有什么“施逞诡计,百般抵赖嘛”。一些十几二十年的事儿了,现在才拿出来追究人家的责任,人家想不起来了,不记得了也是很正常的嘛,即使狡辩抵赖,公诉人出示确凿的过硬的证据揭露即可。况且还是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。倒是一些所谓的证人的证言令人有所怀疑,用人朝前,不用人朝后,看看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,为了减轻自己的处罚就把龌龊事都推到别人头上,其人品和灵魂的确有可商榷之处,不仅让人感慨那句古语,人走茶凉,落井下石。况且还是多少年来一起的工友。

以上所说,并不是为了嫌疑人开脱罪责或是出于某一派的政治动机,也是本着一个观众的态度谈点对本案的看法,不用说,薄的政治生命已然了解,今后中国政治舞台上也已经看不到薄的身影,在历史的长河中,薄似乎是昙花一现,也留下了一些值得称道的地方。薄本人也完全知道这一点,为自己开脱也是本能之举,或许一些所谓的证人证言本就不可靠。薄做封疆大吏多年,手上也不可能完全清清白白,毫无瑕疵,所谓不是完人是也。想找出点证据出来也不是难事。薄的下台和被审判有很多令人思索和探究的地方。但审判大幕业已拉开,结局似乎也是注定的了。一切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接下来的几天,一切还会按照既定原则办,按部就班,顺理成章,一切只是罪轻罪重的问题。如果照子言所说的百般抵赖,依据我党的政策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”,说不定还要加重处罚哩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